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美的 > 正文内容

豆瓣91分《寻梦环游记》从音乐角度解读及对现实意义的思考

发布日期:2022-01-23 06:58   来源:未知   阅读:
 

  关于这部影片的解读有很多,今天我们换个角度来欣赏这部影片,从音乐的精巧运用来解读《寻梦环游记》取得成功的因素,以及我对现实意义的思考。

  寻梦环游记,无疑是部很成功的动画电影,它真的做到了所有好电影的共同特点——整个过程,我们都不自主地被引入胜境。我们深深地感受到故事中所传达的、变化着的每个微细情绪,这是一部关于亲情与梦想,同时治愈灵魂的作品,这也是我推荐这部动画电影的因。

  电影的表层是一个寻梦的故事,米格是墨西哥一个普通的男孩,生于鞋匠世家,被歌声鼓舞,立志做音乐却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来当年曾曾祖父为了追求音乐梦想,抛家弃女,曾曾祖母一人养育孩子,并开了鞋匠事业。自那以后,音乐就成了家族禁忌,米格为了梦想开始反抗,而在他寻梦的道路上,发生了众多奇妙的事情。

  这部电影一经播出,就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绩,票房迅速突破了12亿,在豆瓣上评分更是高达9.1分,,荣获第90届奥斯金像奖最佳动画长片,和第75届金球奖最佳动画长片等多项奖项。

  《寻梦环游记》作为一部动画电影,成功的因素有很多,今天,我就从音乐角度出发,来浅析音乐对这部电影的作用,解读过程中,我也结合自身的观影感受,谈谈自己对现实意义的思考和启发。主要分为以下两个方面:

  选用民俗背景,音乐连接感情:不仅是地域风情的载体,也是民间伦理情感最朴素的表达方式;

  深化电影主题,推动情节发展:音乐始终贯穿故事的始末,每一次出现,都伴随着情感的转折。

  选用民俗背景,音乐连接感情:不仅是地域风情的载体,也是民间伦理情感最朴素的表达方式

  如今,文化多元化已经非常普遍,而历史短暂的美国,民族素材相对匮乏,所有美国文化是包容万象的。迪士尼公司从各国民间文化、民间故事取材,制作出老少皆宜的动画盛宴,其中,风靡全球的《寻梦环游记》《花木兰》《阿拉丁神灯》等等,就是迪士尼动画电影中,民俗文化的代表作品。

  《寻梦环游记》的故事背景,源自墨西哥传统文化中最为重要的节日亡灵节,墨西哥人的生死观念让人赞叹,节日那天墨西哥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不像东方人那样对死亡讳莫如深。

  同样与我们想象中的阴间不同,片中的亡灵之域热闹非凡,亡灵们和现实中的人们过着一样的生活,享受现代设施,也会有贫富差距,会思念另一个世界的家人,他们同样会有音乐、载歌载舞。

  这些与墨西哥音乐文化是分不开的,所以在《寻梦环游记》中,墨西哥的民俗音乐文化成为绝对的主体,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作为点缀出现,它存在的意义,就在于唤醒墨西哥的民族认同感。

  而皮克斯制作团队多次前往墨西哥采风,李·昂克里奇、艾德里安和达拉领导的电影制作团队对墨西哥和其节日做了大量的主题研究,从墨西哥音乐到当地风俗。为了《寻梦环游记》,制

  所以他们以墨西哥传统音乐为基础,选择墨西哥最顶尖的本土音乐人(墨西哥声乐学院音乐项目米洛·劳拉),来做团队的音乐顾问,从昆比亚到街音乐,她完整梳理了整个影片的墨西哥音乐,并配备墨西哥本土乐器,并按照自己的习惯去处理,不受外界干扰,尽可能的呈现真实的墨西哥音乐。

  透过电影之外,我们看到了,任何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它存在着一定的必然性,这和皮克斯他们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让我们知道,不经历一番刻苦的努力,哪有随随便便的成功。

  当然,电影声虽然取材于墨西哥,却又不仅仅限于墨西哥,只是以墨西哥传统音乐为主,还是属于现代流行音乐的范畴,所以他既属于民族,也属于世界。

  电影中使用的具有墨西哥风格的音乐很多,细节之处也体现着,音乐对墨西哥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影响,如小镇SantaCecilia(圣塞西莉亚),是墨西哥音乐守护神的名字。

  “民俗文化不仅是地域风情的载体,也是民间伦理情感最朴素的表达方式。”这部具有浓厚民族特色的影片,之所以受到全世界观众的喜,是因为虽然文化不同,但是情感却是相通的。将墨西哥的传统音乐与现代节奏结合,用歌词表达人类社会共同的主题——亲情,让民族特色大放光彩。

  而影片设定主角米格热音乐的因,就是因为音乐不仅是梦想的对象,还能成为传递情感的工具会回到亲人的身上,本片的歌神之所以被无数人供奉,就是因为他造了超越个人亲情的更为广泛的连接,感动了无数人。

  深化电影主题,推动情节发展:音乐始终贯穿故事的始末,每一次出现,都伴随着情感的转折

  影片开,米格以墨西哥剪纸的形式向观众介绍他的家族史,来当年曾曾祖父为了追求音乐梦想,抛家弃女,曾曾祖母以一人之力养育孩子,开了鞋匠事业,自那以后,音乐就成了家族禁忌。

  歌神德拉库斯在舞台上第一次唱起主题曲《RememberMe》,米格听到后疯狂地上了德拉库斯,开始了不顾家人反对的追寻音乐之路,此处在推动情节发展的同时,为电影后半部分的反转奠定了基础。

  这个开向观众拷问:为了音乐梦想是否应该抛家弃子?同时,也让观众认为,这是一部主角不顾家人反对,而去追求梦想的电影。影片的开始完全符合这个设定,米格尔把歌神德拉库斯当成偶像,为了参加亡灵节当晚的音乐大赛,偷偷练习音乐,不料自制的吉他被家人狠狠摔碎了。

  米格就像无数人年轻时的缩影,有大把热情和干劲,要轰轰烈烈的追求自己的梦想,可是那些梦想,大多数都在成长的过程中化作了泡沫,被我们遗忘了。

  而在寻梦路上设置阻碍的家人,像极了经典的反派,他们禁止米格与音乐接触,毁掉吉他,强行安排他的鞋匠生涯,就像威逼孩子考公务员的家长,看起来是那么的专制,不值得的陪伴,让孩子想冲破他们、离开他们。

  离开家族的米格,为了参加音乐比赛,冒险去偷歌神德拉库斯的吉他,结果时空穿越到亡灵世界,遇到了曾曾祖母及其他家人,他只有在亡灵世界得到家人的祝福才能回到现实世界,而曾曾祖母祝福的件就是禁止米格碰音乐。

  观看至此,所有观众都在关心,米格是否能实现音乐梦想,我们希望他能离开这个专制的家庭,去追寻自己的音乐梦想,而米格也没让大家希望,他再次开始反抗,逃离了家人,去找寻为歌神的曾曾祖父,希望得到他的祝福,既能回到现实世界,又不用放弃梦想。

  这一次时间是紧迫的,因为如果天亮之前,米格不能回到现实世界,就会变成真正的亡灵,就像现实中,太多的年轻人为了梦想,为了自己的追求,和父母、家庭产生冲突,你追求的梦想,在父母看来是幼稚和浅薄的。

  我们因为家人的不理解、不支持,再加上追梦过程中的困难与挫折,让我们感到生活是黯淡无光的,而米格的坚持不正是告诉我们,不到最后一刻,不能轻易的放弃梦想,为了梦想,我们要努力到无能为力,这样人生才不会留下遗憾。

  就像雨果所说的:“所谓活着的人,就是不断挑战的人,不断攀登命运险锋的人。”

  第二次出现主题曲,是在亡灵世界,米格找寻曾曾祖父的过程中,遇到了流浪者埃克托,他带领米格去见他的老朋友,朋友躺在吊床上虚弱无力,埃克托为他弹唱了临终前的一曲,音乐结束,他渐渐消失了,他的消失为埃克托也即将消失作了铺垫。

  第三次出现是在亡灵世界音乐大赛的比赛现场,米格唱起,在场的参赛者不约而同跟着唱,虽然画面欢快热闹,但隐隐透露着一丝凄凉。在场的每一个亡灵都会唱,这首歌是他们内心的真实诉说,他们不希望自己被在世的家人遗忘,因为遗忘就代表彻底的死亡。

  因为只要没有被家人遗忘,或在祭台上停止供奉自己的照片,每一年的亡灵节他们就可以回到家人身边重逢,家人逝去后也可以一起在亡灵世界团聚。故事情节从这里开始转折,从一开始的追梦转变为对死亡意义的探索。

  来逝去后变成亡灵,并不是真正的死亡,而亡灵不再被现实中的人挂念,他才会迎来真正的死亡,这个设定堪称本片的亮点,他提供了生的另一种定义:真正的逝去,并不是肉身的腐朽,而是被遗忘。

  影片到了这里,米格和他的家人都已经做出了改变,米格开始理解家人,家人也做出了改变,在对米格的祝福时,他们不再提及音乐,而是改成了不许忘记我们。

  故事呈现了双向的成长过程,本坚持的双方学会了换位思考,做长辈的不再施展控制欲,开始尊重年轻人的自由意志,做晚辈的发现亲情来不是锁链,而是无比珍贵的连接,梦想固然重要,但家人也一样重要,因为没有家人祝福的梦想,是有遗憾的。

  第四次是米格的曾曾祖父埃克托,对米格唱起这首歌,伴随着歌声,画面回到过去,埃克托为女儿可可,唱着专门为她写的这首歌,他们轻声合唱,浓浓的父女亲情,在这场依靠音乐的蒙太奇转场中得到了升华。

  米格到此时,才发现埃克托才是自己真正的曾曾祖父,他当初并没有因为音乐抛弃妻子,而是歌神德拉库斯窃取了他的音乐并将他毒死。来曾曾祖母也一样喜音乐,她为了将照片给埃克托时,不小心掉进升起的舞台里,不得不放声歌唱,结果她的歌声让底下的所有人惊艳。

  米格的曾曾祖父与曾曾祖母因此冰释前嫌,在揭穿了歌神德拉库斯阴谋之后,德拉库斯唱起主题曲《RememberMe》,想唤起亡灵们对他的崇拜,却不知道,人们是因为对他音乐的热才崇拜他,而这些音乐并不是他的,《专利和商标审查“十四五”规划》的通知,音乐包含了他们的感情,是他们生活的寄托以及对家人的思念,所以德拉库斯以失败而告终。

  这也间接告诉了我们,在追逐梦想的时候,没有家人祝福的梦想,早晚会有失败的那一天,而且并不是为了梦想,我们就可以放弃一切,无论如何,都应该有自己的底线和则,没有了这些,才是真正的行尸走肉。

  梦想和亲情,不一定非要舍弃一方,没有家人的祝福,梦想再伟大,也是一种遗憾;无论走多远,都不要忘了珍惜和家人相处的重要时光。

  击败德拉库斯后,曾曾祖父也快要消失了,因为可可即将走向人生的终点,她是现实世界中唯一记得埃克托的人,为了拯救曾曾祖父,米格这时,在没有任何要求下的祝福下,回到现实世界,对曾祖母可可唱起了《RememberMe》,唤醒她的记忆,让她想起了她的父亲,避免了曾曾祖父的消失。

  这个结尾中没有人妥协退让,也没有人为了家庭必须放弃梦想,有的只是家人们的一起面对,最终家族的隔阂消融了,可以在家人的祝福下追逐音乐梦想。这个讨厌音乐的家庭,在第二年的亡灵节的时候,开始了跳舞唱歌、尽情欢乐。

  所以只要我们不忘初心,坚持成长,当你的梦想慢慢变成现实的时候,你会发现家人的从未走远,一直就在身旁。这个现实世界中,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经历一番努力之后,你实现了梦想,变成你想要成为的样子。

  最后,同样告诉我们家长,不要总是给自己的担心找借口,而忽略祝福。因为过度的担心,不仅仅伤害自己,更会对孩子产生负面作用,也不要总是认为自己那是对他的“”,是没有错误的,如果我们真的他,那为什么不换一种方式,用善性的祝福,那结果就会不一样了。